<address id="5pjv5"></address>

<noframes id="5pjv5">

    <em id="5pjv5"><form id="5pjv5"></form></em><address id="5pjv5"></address>

    <address id="5pjv5"><listing id="5pjv5"><meter id="5pjv5"></meter></listing></address><noframes id="5pjv5">

    <noframes id="5pjv5"><form id="5pjv5"><listing id="5pjv5"></listing></form>

      <noframes id="5pjv5">
        <address id="5pjv5"><listing id="5pjv5"><meter id="5pjv5"></meter></listing></address>

            您當前的位置 : 南開大學 >> 南開故事
            寫小說的李霽野
            來源: 天津日報2020年8月21日12版發稿時間:2020-09-10 21:20

              朱博  

              李霽野(1904-1997)以其翻譯夏洛特·勃朗蒂的《簡愛自傳》(現通譯為《簡·愛》)、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被侮辱與損害的》等英美、俄蘇長篇文學名著被廣大讀者所熟識。其實早在1920年代,20幾歲的李霽野就創作了一系列小說作品,并結集出版了個人短篇小說集《影》?! ∽钤珀P注到李霽野小說的是他的先師魯迅,他曾對李霽野的兩篇作品發表過意見。1925年5月17日,魯迅在給李霽野的信中說:“前幾天收到一篇《生活!》我覺得做得很好;但我略改了幾個字,都是無關緊要的??墒?,結末一句說:這喊聲里似乎有著雙關的意義。我以為這‘雙關’二字,將全篇的意義說得太清楚了,所有蘊蓄,有被其打破之慮。我想將它改作‘含著別樣’或‘含著幾樣’,后一個比較的好,但也總不覺得恰好。這一點關系較大些,所以要問問你的意思,以為怎樣?”李霽野的另一篇小說《微笑的臉面》原是寄給魯迅做《莽原》周刊補白的,不料魯迅說“有點可惜,留給即將付印的半月刊使用吧”。李霽野后來在文章《在北京時的魯迅先生》中回憶道:“就我所寫的少數短篇小說,尤其是《微笑的臉面》,他就曾指出,安特列夫對我的影響有好的一面,也有壞的一面。他說這會鉆進牛角尖,最危險不過。”1935年,魯迅將李霽野創作的兩篇小說《嫩黃瓜》和《微笑的臉面》選入由他主編的《中國新文學大系·小說二集》,并在《小說二集·導言》中評價道:“在小說方面,……又有李霽野,以銳敏的感覺創作,有時深而細,真如數著每一片葉脈,但因此就往往不能廣,這也是孤寂的發掘者所難以兩全的。”這是李霽野小說作品首次被納入中國現代文學史視野中。

              從1924年4月到1929年2月,李霽野總共創作了九篇短篇小說,根據寫作時間先后分別是:《露珠》《A城的故事》(在小說集《影》中更名為《革命者》)《回信》《生活》《嫩黃瓜》《微笑的臉面》《晝夢》《寄給或人》《藝術家的故事》,均刊于當時的文學期刊上。

              1928年12月,李霽野將1925年之前創作的六篇小說結集出版,文集取名《影》,并請魯迅的好友司徒喬設計了簡潔的封面圖樣。在書的《題卷末》中,李霽野用簡短的文字說明了出版這部小說集的初衷:“有好幾年自己實在好像是影一樣生活在人間,這幾篇就是那時生活的影中影。過去的生活的影已經是杳無蹤跡的了,也不想再追回它來,這影也就讓它隨同那影消滅了吧。這小集只是墓碑,不過證明它們曾經存在。”這一系列作品不僅從某個側面反映了李霽野現實生活經歷的人和事,更是對那個年代“北漂”青年學生周遭環境與社會氣氛的真實寫照?!队啊凡粌H是李霽野全部文學活動中唯一的小說創作集,也是他小說創作的總結,具有標志意義。若沒有《影》的發表,李霽野的個人創作將缺少一個支撐點,我們也無法全窺這位文學翻譯家創作筆觸間表達出來的細膩情感。然而,在李霽野晚年編選個人文集時,《影》竟差點被他排除在外。

              1983年中秋節,李霽野寫了一封信給身在臺灣的好友、未名社成員臺靜農及其夫人,信中說:“我從1980年起,整理修改譯著……我只寫了八篇短篇小說,均不收。”此時李霽野的態度顯得十分堅決。他還在其他信中反復提到自己“沒有創作才能”,《影》中收錄的作品“不值重讀”。一年多后,李霽野在親友們的奉勸下逐漸轉變了“不收”的立場。1985年3月16日,李霽野寫給次子李方仲的信中說:“《影》復印稿今早收到,請媽媽看一遍,談談印象,我再考慮,是否收入。有人勸收,魯迅也有‘不悔少作’意見,見時我們再談談吧。” 李方仲和妻子共同為《李霽野文集》及《李霽野文集補遺》的出版做了大量書稿整理工作,曾建議文集應譯作和創作并重,《影》作為創作部分是十分重要的,他們對父親當時的態度轉變留有深刻記憶。

              最終,我們在2004年出版的《李霽野文集》(全九卷)第一卷中見到了《影》中六篇作品。不過,《露珠》一篇被剔除,增補了《藝術家的故事》。從小說的寫作手法來看,最晚落筆的《藝術家的故事》的確是一篇相對成熟的作品,李霽野彼時已經走出了最為“孤寂”的時候,年齡的增長及閱歷的增加都讓作品在刻畫人物時站得更高、望得更遠。于是,李霽野的刪補便產生了一個有趣的文學現象:“文集版”《影》的《題卷末》落款日期(1928年12月21日)早于最后一篇《藝術家的故事》的寫作時間(1929年2月)。

              李霽野先生已經去世二十多年了,有關他的研究正方興未艾。最近出版的宮立編《李霽野選集》中也收錄了“文集版”《影》中的六篇作品,這是對李霽野先生小說創作的再次肯定。

            編輯:張麗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我校召開新聘期崗位聘任工作...
            著名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高峰...
            南開兩教授獲2019年度高校計...
            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重大...
            我?,F代物流研究中心主編《C...
            我?,F代旅游業發展省部共建...
            南開上海校友會舉行2020年年會
            中國青年報:南開女生帶千年...
            中新網:報告:改善型品質消...
            南開大學思想政治理論課青年...
            新聞熱線: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網站由南開大學新聞中心設計維護 Copyright@2014 津ICP備12003308號-1
            南開大學 覺悟網 校史網 BBS
            版權聲明:本網站由南開大學版權所有,如轉載本網站內容,請注明出處。
            大香蕉伊在线6,伊大人香伊大人香蕉在线视频,亚洲欧美日韩香蕉在线,青青草AV国产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