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pjv5"></address>

<noframes id="5pjv5">

    <em id="5pjv5"><form id="5pjv5"></form></em><address id="5pjv5"></address>

    <address id="5pjv5"><listing id="5pjv5"><meter id="5pjv5"></meter></listing></address><noframes id="5pjv5">

    <noframes id="5pjv5"><form id="5pjv5"><listing id="5pjv5"></listing></form>

      <noframes id="5pjv5">
        <address id="5pjv5"><listing id="5pjv5"><meter id="5pjv5"></meter></listing></address>

            您當前的位置 : 南開大學 >> 媒體南開
            《世紀》雜志:在南開聆聽葉嘉瑩先生古典詩詞講座
            來源: 《世紀》雜志2021年第4期發稿時間:2021-07-11 23:23

                韋承金

              聽過葉嘉瑩先生(號“迦陵”,以下敬稱“迦陵先生”)講課的,大約都會有這樣的印象 :先生一向不看講稿,任憑自己的聯想來發揮——從一首詩或一闋詞發端,引申到老莊孔孟,到《詩經》、古詩十九首,到屈原、陶淵明,到張惠言《詞選序》、王國維《人間詞話》,忽然又從中國儒釋道講到西方符號學……就這樣滔滔不絕站著講兩三個小時,興之所至,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循。恰蒼茫曠野流連處,一聲喃喃自語“又‘跑野馬’了”,好似“韁繩”一收,這“野馬”就被拉回來了……迦陵先生管“跑題”叫做“跑野馬”,我以為這其實是先生的自謙,先生授課的藝術魅力之所在,恰恰是“跑野馬”。

              自 1979 年開始回國講學至今,迦陵先生已在南開大學執教 42 年。因緣巧合,我有幸多次聆聽先生的古典詩詞講座。自知學識疏闊淺薄,不敢妄評先生之學問文章,唯先生授課時“跑野馬”一事自感受益良多,因而最為難忘。故而不揣谫陋,借助記錄的片段,試述迦陵先生授課印象之一二,敬乞諸位師友、同道賜正為盼。

                2016年9月11日,葉嘉瑩先生在南開大學東方藝術大樓作古典詩詞講座,年逾九旬之高齡而全程站立授課(攝影/韋承金)

              以淵博學識而致“跑野馬”之“縱橫無涯”

              一般教師講課,總會有按章節分類目的講稿、教案或 PPT,按部就班,清晰明了,學生也便于記筆記。而迦陵先生從沒有準備講稿的習慣,PPT 上往往只演示課上將要闡釋的幾首古詩詞。一旦講起來,則常常因即興的感發而征引許多材料來對所講的古詩詞加以闡發。

              講詞的美感特質,迦陵先生先以 PPT 演示了溫庭筠的詞《菩薩蠻》,然后以體現古音之平仄韻律的聲調、句讀步節分明的節奏朗誦一遍這首詞——“小山重疊金明滅”的“疊”字,普通話是陽平聲,迦陵先生一定要按古音讀成短促的入聲字,這樣才合乎詞譜的格律,體現詞的平仄聲韻之美感。講到“菩薩蠻”曲牌名,迦陵先生順帶介紹了作為中國古代兩種不同的音樂文學傳統之一的“曲牌體”之特點,以及“菩薩蠻”這個曲牌在唐朝的流傳情況,兼及古詩吟誦,以此闡釋詩詞的音樂之美感。我上大學時開始喜歡昆曲,因而對南北曲的音樂與文學之間的關系很感興趣。而先生對于宋詞音樂與文學關系的闡釋及偶爾的吟誦示范,雖然只是“跑野馬”式的點到而止,但卻讓我對中國音樂與文學之關系有一種探源溯流而貫通的求知欲望。此后我讀吳梅、任中敏、楊蔭瀏、洛地等學者的著作,除了喜歡昆曲的原因,與迦陵先生課上的啟發不無關系,因而在閱讀過程中,不僅僅關注曲學知識,更關注這背后的中國音樂文學之大傳統。

              隨之,迦陵先生又由有關婦女相思怨別的一類詞作,講到美國學者勞倫斯·利普金在《棄婦與詩歌傳統》所談到的西方古代類似作品——由此讓人明白東西方文學作品之共通性。

                坐落于南開大學校園中的迦陵學舍

              而在審美意象及典故之解讀上,迦陵先生極盡“跑野馬”之能事 :由“小山重疊金明滅”句,講到古代的山眉、枕頭、屏風 ;由“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講到歷代詩詞中的“蛾眉”意象,又從“弄”字引出 “云破月來花弄影”等帶“弄”字的古詩詞句 ;講到溫庭筠《菩薩蠻》中“照花前后鏡,花面交相映”,又佐以杜甫詩句 “種竹交加翠,栽桃爛漫紅”以證文學中之飽滿筆力 ;講到《菩薩蠻》作者溫庭筠的身世,以其詩句“有氣干牛斗,無人識轆轤”引出《晉書·張華傳》關于“牛斗”的典故和“溫八叉”的懷才不遇……

              又從起床化妝的“照花前后鏡,花面交相映”“新貼繡羅襦”的衣裳之美講到其妝飾之華妍“乃離騷初服之意”。又由《離騷》之“初服”引出《論語》“士志于道”、杜甫“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范仲淹“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等所代表的士的傳統和士人的精神境界——由此,從詩歌“意象”之解說,轉到了更抽象、更具精神本質解讀的各種不同學術觀點之闡釋。

              如何抽象地概括詞的美感特質呢?這時候,迦陵先生將“野馬”的韁繩一收,前面所講種種類比、闡釋,都通向了最終的理性概括 :張惠言以“比興”論詞過于褊狹,王國維以“境界”論詞過于含糊。在沒有相應的傳統文學理論的情況下,迦陵先生提出,德國美學家沃夫崗·伊塞爾所提出的“潛能”一詞或可概括引起讀者豐富聯想的內在原因,解釋詞的深微幽隱的言外意蘊之美……

              ——以上是迦陵先生 2006 年在南開大學東方藝術大樓所作的“愛情與道德的矛盾和超越——談詞學發展的過程”講座中的一個片段。在這場長達兩個多小時的講座之中,風雅頌、賦比興,屈騷陶詩、李杜蘇辛,儒釋道學說、詩論文論……不時與西方文藝美學思想甚或中西古今奇聞雜談“串通一氣”,可謂旁征博引、左右逢源,似乎全是無法可依、無章可循的“跑野馬”。

              然而仔細回味之后會發現,迦陵先生對于詩詞之評析雖是“跑野馬”,但理路是脈絡分明的。這匹縱橫上下、奔騰八方的“野馬”,始終在迦陵先生的掌控之中,始終沒有脫離“愛情與道德的矛盾和超越——談詞學發展的過程”的主軸。

              葉嘉瑩先生出生在荷月,小字為“荷”,如今定居于南開馬蹄湖畔迦陵學舍,曾賦詩曰:結緣卅載在南開,為有荷花喚我來。修到馬蹄湖畔住,托身從此永無乖。

              以古典詩詞“興發感動”之生命精神而致“跑野馬”之“全任神行”

              迦陵先生“跑野馬”的神奇之處,還在于先生以己之詩心解古人之詩心的“全任神行”,來引導學生之“興發感動”。

              以迦陵先生講東坡詞《八聲甘州·寄參寥子》為例。

              這是蘇東坡56歲時寫給他的朋友參寥子的贈別詞。此前的蘇東坡,輾轉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經歷了“烏臺詩案”之后,被貶謫黃州、轉登州……一度被召回朝廷,后來又因論政不合而一再被貶謫。講這首詞之前,迦陵先生的“野馬”先“馳騁”在蘇東坡那歷盡坎坷起伏的人生“曠野”里,時而穿插著《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等蘇東坡其他詩詞作品的講說,以對比蘇東坡不同時期的內心精神狀態。

              蘇東坡如此百轉千回的人生,究竟有什么樣的詩詞呢?

              “你看他第一句開頭,真是‘天風海濤之曲’——‘有情風萬里卷潮來,無情送潮歸。’寫得真是好!”為什么好呢?迦陵先生的“野馬”跑到自己的海邊觀潮經歷、人生感悟,介紹自己所體悟的東坡詞之境界 :“遠遠的一條白線——到你眼前——翻滾得波浪滔天……它來了,它又走了,如果來是有情,走就是無情……人世間的盛衰興亡就如同那潮來潮退,如同那日升日落……”

              “‘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非。’在北宋蘇東坡那個時候的新舊黨爭之間,多少人上臺了,多少人下臺了,朝廷上整天所搬演的就是這種升降禍福的劇目……”迦陵先生的“野馬”不知不覺跑到北宋時期廣闊的社會背景中去,可是,韁繩一收,又“跑”回來了 :“這時,蘇東坡忽然間一轉,所以這首詞真是抑揚起伏 :不但有這樣博大的氣勢,而且有這樣低回婉轉的變化,他說:‘誰似東坡老,白首忘機’……‘記取西湖西畔,正春山好處,空翠煙霏。’這真是寫得美!剛才的‘有情風萬里卷潮來’,寫得如此之波濤澎湃 ;而現在寫的卻如同‘春花散空’……”

              由是,東坡詞境之高妙,經過迦陵先生的條分縷析,在我的腦海里不斷地升騰,如沐春風,如飲甘泉。

              “現在蘇東坡就要被朝廷召回到首都去,他跟他的好朋友參寥子說‘約他年’,將來‘東還海道’,我像當年的謝安一樣,會坐著船回到杭州這里來,我還會在杭州這么美麗的空翠煙霏、春山好處的地方與你再相見??墒侨擞卸嗌倮硐?,都能夠完成嗎……”講到這里,講臺下許多人與我一樣,不禁熱淚盈眶。

              “他說‘他年’的‘東還海道’,謝公的‘雅志莫相違’,他有多少憂危念亂的話?可是都沒有說出來。他說‘莫相違’,說‘不應回首’,寫得這樣低回婉轉……在朝廷的黨爭之間,他此去的安危禍福,有很多話不能說,環境也不允許他說。于是在這種低回掩抑之中,他寫出這樣幽約怨悱的好詞。這是蘇東坡的上乘佳作,這可謂‘天風海濤之曲,中多幽咽怨斷之音’。”由是,我漸次明白東坡詞這種灑脫豪邁之中有博大渾厚、痛快淋漓之中有沉著蒼茫的境界之緣由。

                1999年冬,葉嘉瑩手書“書生報國成何計,難忘詩騷李杜魂”

              講解這首東坡詞竟花了迦陵先生大約一節課的時間,這是由于講解過程中迦陵先生不斷地“跑野馬”:講到海潮,又“跑”到蘇曼殊“何時歸看浙江潮”、“跑”到迦陵先生自己觀海潮的美妙體驗里;講到“幾度斜暉”,與晏殊“夕陽西下幾時回”的境界做對比 ;講到“白首忘機”,又“穿越”到《紅樓夢》里與王熙鳳“機關算盡太聰明”作對比 ;講到“詩人相得”,迦陵先生介紹古代詩人的“惺惺相惜”,感慨“人生得一知己死而無憾”……

              在對《八聲甘州》進行逐句講解的“縱軸”上,迦陵先生的“野馬”不時“跑”到蘇東坡的人生經歷、社會背景里,“跑”到同一詞語在歷代詩詞中的意象里,乃至“跑”到迦陵先生自己的人生經歷、體悟里,蘇東坡的詞境與迦陵先生的人生境界縱橫交錯、水乳交融。迦陵先生的語調,或慷慨激昂或低回婉轉,仿佛與那千年前的另一個生命同頻共振……我感覺整個人都隨著迦陵先生的“野馬”,穿越到一片“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的蒼茫寬闊曠野里,不知不覺之間,東坡先生的音容笑貌仿佛就在眼前,東坡先生的悲欣慷慨仿佛就奔騰在我的血液里了。

              ——那是 2008 年 11 月 15 日。那次講座,迦陵先生連續講了兩個多小時,發現“野馬”跑得遠了,就帶著歉意對我們說 :“我今天講得太啰嗦了,很抱歉沒有時間了,講座的題目還沒有講完。我還需要再講一次才能結束這個題目……”(于是,在原計劃的三講之后,先生又在 2008 年 11 月 28 日晚講了第四講,才完成“王國維《人間詞話》問世百年的詞學反思”這一主題的系列講演。)而臺下的聽眾非但沒有“怪罪”于先生,反而報以持久熱烈的掌聲。

              襟懷寬廣而著手成春 不激不厲而風規自遠

              迦陵先生在講課中經常對大家說,如果想提升你的眼光,一是要對人世有博大的關懷,杜甫的詩之所以偉大,就是因為他的關懷是博大的 ;另一個是要有對大自然、對宇宙的關懷,這兩方面的關懷可以提高人的境界。不僅要“通古今之變”,還要“究天人之際”,這樣眼光才能開闊起來。

              我發現,除了中西文學、美學理論等之外,其他門類的文藝乃至日常生活中的瑣事、大自然中的奇聞,也時常成為迦陵先生的“野馬”素材,而且就像先生熟稔的古詩詞一樣即興而為、信手拈來。

                2019年9月10日,葉嘉瑩教授(右一)歸國執教四十周年暨中華詩教國際學術研討會,右二為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王蒙(攝影/韋承金)

              比如 :講到陳廷焯在《白雨齋詞話》中評價吳夢窗《唐多令》這首詞“幾于油腔滑調,在夢窗集中最屬下乘”,迦陵先生解釋道,一般說起來,中國人講究書品、畫品,書畫要求“寧拙勿巧,寧丑勿媚”,如果作品油滑淺俗有媚態,其品格自然低下 ;講到歌辭之詞、詩化之詞、賦化之詞各具其美時,迦陵先生認為,欣賞評論詞的人不能老用同一標準來衡量,正如“你不能夠用衡量籃球的方法來衡量足球,也不能用衡量乒乓球的方法來衡量游泳對不對”;談到自作詞“蓮實有心應不死”,迦陵先生引用報紙上登的一則消息,說某地方挖掘古墓時挖出了一個千年的蓮子來,有人把它培養種植,后來居然長葉開花了 ;講到晏殊詞《山亭柳·贈歌者》里的歌者“博藝隨身”,迦陵先生說,有的武俠小說,寫一個人自己的本領打不過人家了,就祭起一個法寶來,就把那個人捉住了。而所謂“博藝隨身”者,不是身外的法寶,是自己真正的能力,不是假借外在的力量,是自己的才能 ;談到詩詞表達的含蓄,迦陵先生說,一定要能給讀者留下回想、體味的余地才稱得上是好詩,不能是如同白開水一樣的大白話、喊口號,這也是現代白話詩出現“朦朧詩”的緣由,而夢窗詞奇情壯采的想象力,具有像現代朦朧詩一樣的超越現實的感發力……此類旁征博引,在迦陵先生講座中都是信手拈來。蓋因迦陵先生不僅將各方面學問熔鑄于詩詞之爐,而且對人世、對大自然有著深切的關懷,那些多么微妙的情感、多么細小的變化在詩詞意境的觸發之下,都不知不覺“跑”出來成為先生講課的素材了。

              迦陵先生“跑野馬”的魅力不僅體現在為后生授課的小課堂,也體現在名流薈萃的大會堂。

              2004 年秋在南開大學“慶祝葉嘉瑩教授八十華誕暨詞與詞學國際學術研討會”上,面對來自陳省身、楊振寧、文懷沙、馮其庸、范曾等名家和社會各界的贊譽,迦陵先生引用孟子“聲聞過情,君子恥之”來表達自己的“惶恐”“慚愧”,然后從容自若地開始“跑野馬”式的講故事,從謀生的需要做了教師引起對古典詩詞傳承的關懷,談到后來在海內外各地講學的坎坷經歷,娓娓道出自己從事古典詩詞教學六十余載而“人生易老夢偏癡”的緣由 :“我覺得,我們國家、民族,現在雖然是日臻富強了,可是我常常想,我們在追求物質這方面的成就之外,我們的精神、我們民族的精神、國民的品質,也同樣是非常重要的……我們雖然生命是短暫的,但我們的感情、我們的理想、我們的希望、我們的追求是永遠的,我們詩歌的生命、我們中國文化的那個血脈的源流,這種精神是生生不已的。”迦陵先生那種對中華古典詩詞的愛戀之深切,溢于言表。

              2005 年秋某日,范曾先生以“大丈夫之詞”為題在南開大學主樓小禮堂講稼軒詞。“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詩詞要與天地精神相往還”“辛稼軒有大丈夫之襟懷和肝膽,然后有大丈夫之辭章”……范先生的講座引經據典、滔滔不絕、氣勢飛揚,可謂先聲奪人。

              當時迦陵先生被邀請為點評嘉賓。范曾先生講完之后,迦陵先生并不立即點評講座內容,而是先從與范曾相識、交往的故事開始“跑野馬”,然后謙遜地表示自己“既非高才,也不是丈夫,不敢妄加點評”。最后,迦陵先生才從詞的起源和美感特質談起,以她一以貫之的“弱德之美”觀點分析了自己對于稼軒詞的不同理解,表示以此“向范先生請教”。

              迦陵先生說,稼軒的詞之所以好,不僅因為其詞之豪放,更在于其中有一種深微婉曲、低徊要眇的韻致隱藏在范曾先生所舉的這些豪壯激烈的稼軒詞中——稼軒有一種向上的男子的大丈夫的志向,而作為一個臣子,他又處處不得不在與小女子相類(“臣妾”)的地位上遭受許多屈辱、許多挫折,這使得他的詞低回婉轉、百轉千回,雖豪放卻有一種要眇幽微的雙重意蘊。

              迦陵先生如此闡釋之后,現場聽眾對于稼軒詞的理解仿佛又進入另外一層境界,頓時主樓小禮堂里掌聲雷響、經久不息……

              先生常常自謙“小女子”,卻有一種敢于“跑野馬”并且收放自如的大氣度。先生的發言自始至終都是一如既往的不激不厲,卻因為內中有一種透徹的了悟,使得先生能做到“和而不同”;先生雖然沒有與他人一爭高下之心,卻總能自然而然地展現出一種強韌、自信和自在。

                2020年7月21日,本文作者韋承金與葉嘉瑩先生合影

              “信馬由韁”,得大自在

              鮮有人知的是,迦陵先生那不羈的“野馬”也有受到束縛而倍感艱辛的時候。2012 年初春,迦陵先生講授“小詞中的修養境界”公開課。講課過程中,某攝制組從錄像效果的角度,對現場觀眾提出這樣那樣的要求,比如為了觀眾席“美觀”要求觀眾按照個子高矮調換座位,個子較高的學生被要求“腰身彎著點兒,不要坐得太直”,開拍前先讓迦陵先生試音,然后先生開始講了,卻被告知暫停,說是得讓場記板打下之后才能開講。而講課過程中,除了幾次由攝制組策劃的鼓掌之外,場內除了演講者的聲音,別人不能發出其他任何聲音……迦陵先生很克制很配合地按部就班地講完了那次課。等攝像機關上之后,迦陵先生才對幾位攝制組工作人員悄悄地說 :“你們這么拍,非常造作!這讓我講得支離破碎,不成樣兒了……”很少見到迦陵先生如此難過。那時,我也很難過。那次課,迦陵先生講得非常拘束,以前講課幾乎每次都“跑野馬”,唯獨那次,因為要配合攝制組的錄制,先生的“野馬”好像困頓了一樣,始終沒能“跑”起來。

              對迦陵先生來說,講課是一門藝術,需要較為輕松自由的氛圍,如果授課各環節過于“安排”、受到過多的外部干預,則講課很難有出人意料的精彩發揮,更不可有現場隨機生發靈思妙悟的“跑野馬”了。這種領悟,由于 5 年后 2017 年 4 月 9 日我聽了“鏡中之影——《迦陵詩詞稿》中的心路歷程”講座而更為深刻。

              那天南開大學東方藝術大樓的聽眾,除了南開大學的青年學生,還有迦陵先生早年在臺灣的學生們——雖已是滿頭華發,但他們望向先生的眼神,與座中青年學子一樣真誠熾熱而滿懷敬仰。先生不無激動地說 :“今天我們的講座現場來了一些臺灣的朋友,是我多年的老友。另外,還來了一些新的朋友。我實在是太開心、太激動了!”

              先生回憶了自己當年初到海外講學流離失所、受語言所限而無比懷念國內講學的“跑野馬”,提起1970 年寫下的《鵬飛》一詩 :“鵬飛誰與話云程,失所今悲匍地行。北海南溟俱往事,一枝聊此托余生。”先生感嘆道 :“那時候(國內講學時期)哪有課件呀,我講課就是用一支粉筆。我想到哪里就講到哪里,真是自由!要是跑得遠了再拉回來?,F在受英語限制,只能用課件,都把人限制了,好像在地上爬一樣,都跑不起來了。” 這般幽默的解釋,引起了臺下一片會心的笑聲和掌聲。

              當晚,93 歲高齡的迦陵先生依然是站立演講,“野馬”跑得很遠,往往由自己創作的一首詩詞引發,“跑”在自己的近百年人生的坎坷經歷“曠野”里,跑在古今中外學問的“天地”間,浩浩蕩蕩、橫無際涯。而迦陵先生抑揚頓挫的聲音配以她那“獨家”的手勢,讓臺下每一角落的觀眾都能感受她的致意,舉手投足之間的那種風度,仿佛嵇康詩所言“目送歸鴻,手揮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之境界,又仿佛莊子所言“獨與天地精神相往來”之境界……演講結束時,觀眾席中的所有人都站了起來,講座之余韻伴著掌聲久久繞梁。

                北京大學出版社2014年出版的《迦陵著作集》

              迦陵先生嘗言 :“我首先是老師,其次是研究者,最后才是詩人。”而我以為,先生的教師、學者、詩人三重身份是相輔相成的。先生授課“信馬由韁”之境界,有賴于先生作為大詩人的靈心妙悟和作為大學者的融會儒釋道、貫通中西學之學識根柢 ;同時,先生在中華傳統文化式微之時,以“知其不可而為之”的信念,做傳承傳播中華傳統文化和古典詩詞的“入世”之事業,孜孜不倦躬耕三尺講壇七十余載,在這過程中,先生以“足乎己無待于外”的定力,踐行并煅煉了其詩心與學養,正如先生早年詩句所言 :“入世已拼愁似海,逃禪不借隱為名。”亦正如先生課上之所常言 :“真正偉大的詩人,是用生命來寫自己的詩篇、用自己的生活來實踐自己的詩篇。”

              如今,年近百歲的迦陵先生,漸臻于“得大自在”的至高人生境界。能有機會聆聽先生的教誨,乃吾輩之幸也!

              2019 年12月11日 初稿 

              2021年3月21 日 改定

             ?。ū疚淖髡?005年畢業于南開大學,現為《南開大學報》編輯,南開大學“昆曲賞析與清唱”課、“中國書法”課教師)

            編輯:付坤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寧宗一先生學術研究暨口述歷...
            以史為鑒!校殤日南開鳴響校鐘
            著名史學家魏宏運先生告別儀...
            南開大學黨內法規研究中心舉...
            南開大學2021年本科招錄工作...
            喀什大學副校長一行來訪南開
            南開科研團隊在病原菌進化形...
            教育部網站:南開大學以“求...
            全國高校思政課教師研修基地...
            2021年中華經典誦寫講骨干教...
            新聞熱線: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網站由南開大學新聞中心設計維護 Copyright@2014 津ICP備12003308號-1
            南開大學 覺悟網 校史網 BBS
            版權聲明:本網站由南開大學版權所有,如轉載本網站內容,請注明出處。
            大香蕉伊在线6,伊大人香伊大人香蕉在线视频,亚洲欧美日韩香蕉在线,青青草AV国产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