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pjv5"></address>

<noframes id="5pjv5">

    <em id="5pjv5"><form id="5pjv5"></form></em><address id="5pjv5"></address>

    <address id="5pjv5"><listing id="5pjv5"><meter id="5pjv5"></meter></listing></address><noframes id="5pjv5">

    <noframes id="5pjv5"><form id="5pjv5"><listing id="5pjv5"></listing></form>

      <noframes id="5pjv5">
        <address id="5pjv5"><listing id="5pjv5"><meter id="5pjv5"></meter></listing></address>

            您當前的位置 : 南開大學 >> 媒體南開
            新華日報:16位“90后”回望聯大青春
            來源: 新華日報2021年5月27日15版發稿時間:2021-05-29 20:57

            本報記者 傅秋源

              這部電影擁有史上最星光璀璨的“演員表”:98歲的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楊振寧,國際翻譯界最高獎項獲得者許淵沖,99歲的“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王希季,102歲的《呼嘯山莊》譯者、翻譯家楊苡,106歲的《讓子彈飛》原著者、作家馬識途……5月29日,紀錄電影《九零后》 將走進全國影院,聽這16位平均年齡高達96歲的學界泰斗講述西南聯大的傳奇故事。昨天,記者專訪了本片導演徐蓓——

              那時他們正青春

              影片中,每位受訪者都能一口報出自己的學號,仿佛半個世紀以前的青蔥歲月就在昨天。

              聯大的師資力量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陳寅恪、聞一多、沈從文、吳大猷、傅斯年、華羅庚、朱自清、錢穆、馮友蘭、吳有訓、趙忠堯、周培源……對于大師云集的國文課,楊振寧感嘆這種輪流教授法“不太系統”,許淵沖則慷慨激昂地予以肯定:“這是有史以來最好的國文課!”胡邦定說汪曾祺曾替同學寫了一篇文章,聞一多看后甚為認可,稱贊“這比汪曾祺寫得好”,心知肚明的同學們哄堂大笑;組織委派資深“地下黨”馬識途在云南長期潛伏,他選擇了報考西南聯大,竟然“一考我就考上了”;許淵沖像小孩兒一樣揶揄巫寧坤:“他英文好,法文挨罵的啦!我三年級才學法文就考99,他才七十幾分。”而巫寧坤則說,自己常和汪曾祺“泡茶館”,大部分時間都在茶館里自學,課下學到的東西更多;王希季和劉緣子回憶起宿舍的艱苦條件,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床縫里滿是吸血的臭蟲,經過各種“斗爭”,大家終于學會了“與它們和平共處”;李政道回憶起師長吳大猷,總能記得他說過的這句話,“抗戰無論怎么苦,一切寄托著將來……”

              正如英文片名“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那時我們正青春),在導演徐蓓看來,這句話就像是電影名的一個“副標題”,為這部電影作了最貼切的注解——《九零后》其實“是一部青春片”。他們改變了大家對“長壽”的認知,90歲的身體里住著的是19歲的靈魂。電影攝制階段,徐蓓數次走進南京大學楊苡先生家里,老先生的耳機里播放著這首《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她還對徐蓓稱“這是我的小快樂”。徐蓓說,“那一代人的青春,因為受了戰爭的影響,是特殊年代的青春,甚至是沉重的、要付出生命的青春。然而,苦難的歲月絲毫不影響他們青春的亮麗。”

              遍地烽火中弦歌不輟

              “拍畢業照的第二天,盧溝橋事變爆發了。日本鬼子扔了炸彈,炸中了南開大學……”100多歲高齡的楊苡談起往事,依舊滿面凄然。

              “浩浩乎,平沙無垠,夐不見人。河水縈帶,群山糾紛……”西南聯大旁的樹林里,兩個年輕的背影常在誦讀這首《吊古戰場文》,那正是楊振寧和鄧稼先。滿目瘡痍的國土和在西南聯大的學習,讓生了一張娃娃臉的鄧稼先逐漸轉變了“科學才能救國”的思想。這些往事,在電影中常常以插圖形式展現。

              西南聯大結茅立舍、弦歌不輟的生活,在楊苡先生的丈夫趙瑞蕻著的回憶錄《離亂弦歌憶舊游》中有生動的記述;汪曾祺在《跑警報》中寫道:“我們這個民族,長期以來,生于憂患,已經很‘皮實’了。這種‘不在乎’的精神,是永遠征不服的。”

              在聯大求學,“救國”成為學生們最純粹的目的。他們堅信,只要一個民族的文化能夠得以存續,就不會被真正滅亡。正因如此,大部分聯大學生都在躲避炮火中艱難求學。

              殘忍的戰爭日常,卻孕育了聯大學子赤誠的愛國之心,成為他們日后學成歸來獻身祖國的力量源泉。影片中列出了一段數據,從1949年8月到1956年10月,共有229名聯大海歸回到故土,這份名單中有不少大家耳熟能詳的名字:朱光亞、王希季、鄧稼先、吳大昌、巫寧坤、許淵沖、查良錚夫婦……

              聯大歷史的真實回響

              蘇聯著名作家法捷耶夫說:“青年的思想愈被范例的力量所激勵,就愈發會發出強烈的光輝。”

              據徐蓓回憶,路演過程中,不少高質量的提問來自于上世紀九十年代后出生的學生觀眾。武漢特別放映會上,一名90后學生問她:他們那代人如此深刻的家國情懷,和我們這代90后有著怎樣的內在聯系?在南大路演時,有人提問,“當代的大學生需要怎樣的精英教育?”事實上,徐蓓這些年來也一直在追尋這個問題的答案,這部《九零后》或許就是她的最好回答。她希望用那批90后的青春往事,跟現在的90后乃至00后們達成共鳴,期待他們之間能夠形成一種跨越時空的心靈對話和碰撞。

              四年前徐蓓拍攝紀錄片《西南聯大》時,拿到了豆瓣9.4的高分,大部分反饋來自年輕人,這讓徐蓓不由得思考,人們是否對現在年輕人有所誤解。路演中,很多年輕觀眾被16位“眼中有火,心中有夢”的90后所折服,一位年輕觀眾激動地說:“我覺得人生早點看這部紀錄片,應該會更堅定找好自己的方向。這部紀錄片可以成為我人生的動力,有一天迷茫之際,可以好好想想這些90后,他們對待人生的那份坦然豁達、怡然自得。”

              拍攝《九零后》的過程中,只有許淵沖先生和楊苡先生接受了第二次拍攝,有三位“90后”離開了人世。徐蓓一直認為這是電影的遺憾,影片或許是聯大歷史最后的真實回響。“如果早五年去拍,情況就會很不一樣。”

              拍攝期間,徐蓓曾問王希季先生,西南聯大對您的影響是什么?“你看校歌唱的,‘中興業,須人杰’,我就想做一個‘人杰’。”這所僅僅存在了八年的大學,卻持續影響了中國80年,培養了2位諾貝爾獎獲得者、5位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8位“兩彈一星”功勛、172位院士和100多位人文大師。徐蓓認為,這所學校為何能成就“中國教育史上的珠穆朗瑪峰”,是非常值得大家深思的。

            編輯:吳軍輝

            微信往期推送
            更多...
            我校召開新聘期崗位聘任工作...
            著名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高峰...
            南開兩教授獲2019年度高校計...
            教育部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重大...
            我?,F代物流研究中心主編《C...
            我?,F代旅游業發展省部共建...
            南開上海校友會舉行2020年年會
            中國青年報:南開女生帶千年...
            中新網:報告:改善型品質消...
            南開大學思想政治理論課青年...
            新聞熱線:022-23508464 022-85358737投稿信箱:nknews@nankai.edu.cn
            本網站由南開大學新聞中心設計維護 Copyright@2014 津ICP備12003308號-1
            南開大學 覺悟網 校史網 BBS
            版權聲明:本網站由南開大學版權所有,如轉載本網站內容,請注明出處。
            大香蕉伊在线6,伊大人香伊大人香蕉在线视频,亚洲欧美日韩香蕉在线,青青草AV国产精品